星期六瀏覽電影介紹,看到這齣由木村拓哉和二宮和也主演的檢方的罪人這部片,就決定去看這部兩大男神主演的劇情片....老實說我以前工作迷惘時,也曾想去考檢察事務官,伸張正義,而且薪水又很高...奈何滿滿的法律條文我背的很辛苦,所以只好放棄了,但看到這樣的電影還是勾起我的回憶和憧憬

劇情:

1. 在檢察官最後結業的課堂上,一群年輕的檢察官看完最後檢察官被起訴的影片後,檢察官講師 最上毅 (木村拓哉 飾)走了進來說"這是你們的最後一堂課,之後就要下到各檢察署去工作,請問你們認為檢察官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甚麼?" ,學員的年輕檢察官 沖野啓一郎 (二宮和也飾)回答說"我認為是仔細的檢查證據和明確的辨別偵查方向",此時戶外下起了一陣雨,最上回答說"日後你會遇到各種的故事和心證編的假故事要你相信,但唯有堅持自身所信的正義才不會被蒙蔽,下課",說完最上意有所指地看著窗外的雨說"這雨也無法洗清犯人的罪虐吧"....

2. 四年之後沖野也成為一位年輕的檢察官,和最上在同一間檢察署,同時檢察事務官 橘沙穂 (吉高由里子 飾)也被分配給沖野當協辦, 橘沙穗其實是一位臥底的作者,她大學時就曾混入過另一家企業揭露內部秘密寫成書而大賣30多萬本,這次她重新考入司法特考,已經兩年的時間,她發現這個體系內爭鬥和對女性的歧視很值得一寫,雖然怪人佔了60%.20%是壞人,但還有20%是好人,橘沙很高興自己能輔佐沖野,認為自己遇到了那20%的好檢察官....由於沖野想和自己憧憬的最上檢察官一起辦案,所以就加入最上這一組,本來沖野想辦刑案這類的大案子,但是最上說我會安排適合的案子給你,讓沖野有點失望,後來最上分配了一個頑固緘默的證人 諏訪部利成 (松重豐飾),諏訪是一位開高級酒店的老闆,要請他當一位黑社會人物是否在場的證明,可是諏訪的口風很緊,因此最上特地安排沖野去製作筆錄...

3. 無論沖野如何的誘導和問話,諏訪都避重就輕的迴避,直到沖野問說"要怎樣你才願意說?"諏訪說"來玩遊戲吧,我們凌空抓麻將,你要是知道我聽甚麼牌,我就告訴你,但要是你沒猜到我要那個檢察事務官美眉陪我玩遊戲",沖野不想用橘沙來當賭注,但橘沙說"我沒關係,可是玩的遊戲要由我來指定,只要諏訪肯說",諏訪又說"最上檢察官可是有猜對喔",沖野急了說"不可能,我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把橘沙當作籌碼",後來諏訪就被放走了,臨走時橘沙陪著諏訪離開檢察署,後來中午用餐時,橘沙和沖野一起吃飯聊天,橘沙告訴沖野"諏訪的父親曾經參加過一個日俄戰役,當時沒有多少人存活,只有諏訪的父親活了下來,而最上檢察官的祖父曾經寫了一本白骨街道的書,就是在描述這場戰役,因為最上的祖父也是倖存者之一",.......

4. 鏡頭一轉,晚上最上和幾位老前輩用餐,討論目前政府被極右派愶持,和司法界和商界的動向,接著說到 知名的議員 丹野和樹 (平岳大飾),被告發喬事情的醜聞....其老婆是知名的極右派大老的女兒,用餐到一半,最上收到簡訊,就先離開來到一個大飯店的房間,自己大學的好友丹野和樹在裡面,雙方交換了目前輿論的狀況和案情,原來丹野握有極右派私下金錢往來等醜聞的資料,許多人在尋找他,接著就聊起他們大學時的學妹 久住由季( 長田侑子飾),被人殺害了,唯一最有嫌疑的 松倉重生 (酒向芳飾),最後罪證不足放了,且過了法律追溯期.....當時久住很欣賞最上.....匆匆聊完之後,最上回到家,老婆 最上奈奈子 (山崎紘菜飾)正在拉二胡,是靠關係結婚的,雙方沒有甚麼交集,奈奈子冷冷的和最上交談了幾句就沒話說了....過了幾天最上和諏訪在天橋上交換情報,詢問關於丹野的消息,諏訪臨去前說"因為另祖父的白骨街道一書,我這輩子願意替你服務"

5. 隔天發生了一個刑案,小島老婦妻兩人在自家的工廠被殺,老先生被刺死在櫃檯,老婆婆在工廠被刺入後背,刀刃沒入身體,刀柄折斷,最上帶著沖野和橘沙偵辦此案,經過偵查會議的偵查,發現6個嫌疑人,有些有不在場證明,但最上在看嫌疑人時,意外發現一個嫌疑犯松倉,當時也是殺害由季的嫌疑犯,而且剛好松倉的不在場證明很薄弱,能證明的居酒屋老闆不確定松倉何時離開,因此被列入重點對象,剛好偵辦的刑事 青戶公成 (谷田步飾)告知沖野和橘沙松倉是過去殺害由季的嫌疑犯,而且在其16歲時或同哥哥另外搶劫殺害了一家人,最後哥哥自殺一人扛起所有責任只關了幾年,所以松倉背負多條人命卻逍遙法外.....休息時候,出版社跑來找橘沙,認為可以辭職離開寫書了,但是橘沙要求再給半年,因為遇到一個有內幕的case,而且橘沙調查發現到由季曾和最上及丹野住過同一個宿舍,所以當最上強烈暗示松倉握有重嫌時,橘沙直接跳出來說"一切要以證據說話,不可隨便入人於罪",沖野跳出來指責橘沙怎可以如此不禮貌,但會議結束後,沖野私下和橘沙說抱歉,"其實我也有同樣的想法,但就是無法像你這樣說出口".....

6. 接著最上透過諏訪的關係獲取松倉服務的二手電器拍賣,有侵占的事實因此申請收押,並要求兵分兩路,自己和青戶一起去搜索松倉的家,同一時間要求沖野和橘沙審問松倉,最上在松倉家藏了幾樣證物,包含牙刷和工具,而沖野在審問松倉時本來是和顏悅色的,可是松倉一副事不關己的吊兒郎當樣,最上回來後就透過視頻和麥克風指導沖野.....他要求沖野請松倉談談由季的案子,並告訴他已經過了追溯期,無法怎麼樣了,松倉突然蹦出一句話"由季是我殺的,因為她的容貌和我當初10多歲殺的女孩長的好像,我潛入她的房間後就決定我要她,因此一天她在河邊我就姦殺了她......但是小島夫妻不是我殺的,因為我沒有殺他們的原因",可是滿腹正義感的沖野聽到松倉承認由季和過去的女孩子都是他殺害的,怒氣大暴走,開始非理性質問說"就是你是吧,你就是殺了小島夫妻的人,連你的哥哥也是你殺的吧..."。...可是松倉堅持他沒殺小島夫妻.....羈押期限快到了.....此時傳來了一個不利的傳言,那就是另一個嫌疑犯 弓岡嗣郎 (大倉孝二飾),在居酒屋說出他因為欠債殺了小島夫妻....而橘沙也向沖野說出,小時候有一對父母曾靠著詐領保險金過活,可是有一天發生了一個學校竊案,她的父母堅持不是他們做的,結果被逼自殺,留下了一個小女孩被送到孤兒院,因此有前科的人不可以沒有證據就心證為兇手......接著橘沙查出由季和最上的關係,而且最上和新聞播報的丹野也有聯繫.....因此橘沙開始偷偷地調查最上

7. 最上確認松倉就是殺死由季的兇手之後,一心想要松倉伏法,加上得知弓岡已經被監控,因此連絡諏訪要買手槍,手套等物品,還提領了30萬日幣,最上和諏訪聯繫時被橘沙聽到了,因此就跟蹤到諏訪的酒店,諏訪對著最上說"你不是要殺死松倉吧?",最上說"不,我要他被伏法,但槍我另有用途"。說完就變裝拿槍穿衣戴帽戴手套,開車去到弓岡在愛情旅館打工的地方,最上找到弓岡之後,就告訴他"他是來幫助弓岡逃亡的,因為希望松倉進牢,因此準備了錢要弓岡離開",而此時橘沙也緊急聯絡沖野趕到愛情旅館,沖野猶豫要不要進去時,橘沙說"我們進去偷聽吧",可是此時弓岡同意了最上的條件上了最上的車就離開了,橘沙和沖野衝出來但慢了一步,最上已經載著弓岡離開,最上開到淺野的山間別墅,要弓岡下車去別墅躲起來,結果弓岡下車往前走,最上由後開槍打中了弓岡,弓岡痛的大叫轉身過來,最上驚恐地又開了幾槍,弓岡終於死了,於是最上就在山間把弓岡埋了....接著自己疲憊和驚恐壓力昏過去了....睡夢中夢到自己和丹野走在白骨街道,都是戰死的日本兵,忽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車上,諏訪開著車,諏訪說"我們有很好的售後服務....你快換個衣服去開會吧"

8. 回到檢察署,青戶刑事和沖野,橘沙等人都在,最上說"現在弓岡有很大的嫌疑,偵查方向應該要改到偵查弓岡",但沖野說"弓岡逃忙失蹤了....請問最上警司昨天為何去找諏訪?為何到弓岡打工之處去?橘沙小姐有看到",最上回答"我去找諏訪是因為我女兒這幾天打工晚歸,我很擔心,並且去旅館想帶回我女兒,這是我的私事,接下來我們應該討論如何追捕弓岡,還有橘沙小姐,我因為對你好奇,所以請諏訪調查了一下,結果發現你曾臥底寫書,現在也是和出版商想爆料檢察署的故事...."說完丟出一疊相片....橘沙無言轉頭就走,接下來就辭職了。...之後最上安排包有松倉字跡的紙條的刀柄出現在河邊....因此最上要求沖野速速把松倉起訴,但是沖野說"不合理,為何松倉不把凶器丟到河裡,而且還要自己的字跡紙條包裹,另外他沒有殺害小島夫妻的動機",於是最上就開始說了一個故事說松倉有殺人的動機.....沖野此時痛苦地說"我還記得前輩在最後一堂課說,不要被虛假的故事迷惑而迷失了自己的正義,你都忘了嗎?",最上冷冷地說"我不記得了",沖野通苦的離開也遞出了辭呈

9. 鏡頭轉換到最上的同學丹野,丹野握有老婆極右家族的黑資料,而且厭倦了逃亡和背黑鍋,於是跳樓自盡了,並把黑資料傳送了出去,新聞大勢的報導.....而另一個時段,沖野離開後一個人在宿舍整理文件,結果橘沙來找他,坦承自己的故事並安慰沖野,於是沖野就和橘沙在一起度過晚上,第二天他們去找義務辯護律師 小田島誠司 (八嶋智人飾),拜託了幾次本來小田島都不答應,說"你來找敵對陣營合作?這對你的影響很大.....",但最後還是答應了,沖野本想抖出檢察官任內的調查資料來打擊最上,可是被橘沙質問"原來為了打贏最上檢察官,你可以用不正義的手法?"就在僵局時,一位幫弓岡把風的證人出現,證明兇手就是弓岡,因此松倉就得釋放了,公護律師贏了,此時最上參加完丹野的告別式,和諏訪碰面,諏訪說後續的我來替你執行正義.....就在小田島事務所幫松倉辦理訴訟獲勝的Party時,沖野和橘沙也想去致意,沖野說他自己的心情複雜,但是還是得道歉,可是松倉看到沖野時大暴走,推倒了沖野和橘沙就衝出大樓在大街上快樂的跳舞....可是突然一輛失控的車子衝過來把松倉撞死.....一位老年人走出來說"不好意思誤把油門當煞車",而諏訪的女手下則回報任務完成

10. 隔了數週之後,沖野收到最上的邀請到別墅碰面,沖野原本不想去的,可是橘沙勸他去一趟,到了別墅之後,最上把他收到丹野寄給他的極右派的黑資料都給沖野看....並說"軍國主義復闢,用醜聞逼死了丹野,我要留著揭發這些資料,你卻想起訴我?",沖野說"那你當初自己說的堅持的正義呢?",最上回說"所謂的正義就是不同的陣營所崇拜的理念,而且正義的定義是會隨著時間和社會的脈動而變動的",你如果要逮捕我,可以來挖看看有沒有屍體....沖野沉默地走出了最上的家,到了庭院忍不住的仰天怒吼.......最上在樓上看著沖野

觀後感:

1. 這部片子探討了一個議題,那就是正義是否有普世的認定和價值,有的人會說有,有的會說沒有......為何本片點出一個小現實,檢察官為何許多都是怪人,原因很簡單啊,因為一直看到人性的黑暗面,而且在形成心證前都要思考囚犯是如何犯案,久了之後,心態或多或少會有點受影響......的確,對於年輕人來說,正義是單純的,只要相信自己的心和熱血,就可以認為自己可以伸張正義......可是多了社會歷練後,你會發現所謂的正義的執行其實有相對的不完美,本片提出了幾個:

    a. 片中點到的極右派的軍國主義,在當時,大東亞共榮圈可是所謂的正義,可是白骨街道訴說戰爭的殘忍,能存活下來就是正義,所以在當時是正義的,以現在追求日本和平憲法的國民就會認為不正義,所以每個時候的正義有所謂的時空環境的背景,簡單來說,以前所謂的漢賊不兩立,但現在大家發現無論是共產黨,民進黨,國民黨都是一種意識型態的施政理念....而不能用來當作正義的理念和實施,否則就會發生悲劇....二戰的例子已經告訴我們

    b. 表面上醜聞暴露的丹野議員是所謂的不正義,可是他是因為握有黑資料想揭發,而被老婆的家人先一步下手,最後被逼自殺,而老婆還利用此來緊抓媒體目光為自己的參選鋪路.....倒底誰才是正義的一方,贏了就是正義嗎?我想到台灣也有一個案例,那就是黃俊英老師....在選前之夜暴出走路工的抹黑而落選......所以不同的陣營對於正義的定義也是不同的

    c. 司法正義嗎?我只能說相對正義,但許多也是不正義的,因為檢察官和法官等所形成的心證和證據,有些時候會有盲點,例如:人證,物證不夠就無法定罪,因此松倉兩次犯姦殺都沒有受到應有的量刑和懲罰,又所謂的心證通常又和檢察官的信仰,政黨傾向,廢死等理念,等個人背景,而有不同的裁決.....因此很多時候你所相信的事,很多都事你自己主觀的想法....如同最上想灌輸給沖野的故事

2. 利害關係人是本片另一個討論重點,對於第三者我們通常都較能客觀的執行所謂的正義,但是如果自己是關係人呢?本片同樣的由四個人物來說明

    a. 最上因為自己的同學身陷風暴而私下給予支持,又因為學妹的死和審查的案件的嫌犯是同一人,因此知法犯法,陷人於罪,這已經是知法犯法,自己已經是有汙點的司法維護者,要達到個別的案例都超然獨立的處理,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忌惡如仇的人,更是無法原諒司法無法伸張其正義.....雖然弓岡因為借款就殘殺兩人也罪至於死,而松倉曾姦殺兩位少女和犯多起命案,也罪該萬死,但是就不該由自己親自動手,因為自己已經不正義了如何來說服大家你能在其他案件上的司法正義?這屬於大人和歷經滄桑的私人正義

    b. 第二個要探討的是沖野,當聽到松倉真的是姦殺犯時,正義感如同熱血沖昏了頭,失去了判斷,對於松倉的質問態度就不一樣,還有為了想打倒最上,也曾想用比較沒有程序正義的方式來處理,還有最後知道丹野的黑資料後,不知道哪邊才是正義,可以看出沖野是比教熱血和單純的正義維護者,可是輪到自己時也無法保持客觀,無法多面向的觀察是年輕容易犯錯的正義 

    c. 第三個值得探討的是橘沙,因為自小父母的不正義(詐領保險金),導致被冤枉而家破人亡,因此對於正義要求不該因背景而有不同,所以大方向可以客觀沒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在大方向把持得住,但是手段過程就比較不在意,為了爆料,可以潛伏和冒險,例如:要套出諏訪而願意賭注,不畏人閒言閒語的和男性進入到愛情賓館,可以為了挖內幕而潛伏到別的陣營,這種是為了大義不拘小節的正義,容易在程序正義上被攻擊而導致自己的目標無法達成,是屬於有弱勢者的正義....

    e. 第四個就是諏訪,這不用說就是屬於江湖道上的正義,不隨便透露客人和委託人的資訊,對於白道無法處理的案件,用黑道的方式處理,例如:賣槍給最上處理掉弓岡,對於逍遙法外的松倉給予車禍的執行......非法,但符合大家對於善惡有報的期待

3. 本片的好看之處,就是木村和二宮雙主角的飆戲,木村在職務職權和工作資歷遠遠贏過二宮,但是在戲內的感情卻是不得意的,喜歡的學妹慘死,自己的老婆和女兒如同陌路,而二宮有獨特年輕人的熱血和單純的正義,一心想超越木村(無論是戲內或戲外),另外也補了一個美女吉高由里子來搭配....因此在愛情方面贏了木村,扳回了一成,而處理的案件,則是在多方介入(最上,沖野和諏訪),壞人階死,是個平手的局面,但本片留了伏筆,除了丹野的黑資料和沖野是否要辦最上,可能是續集的題材.....期待

我覺得這部片,很值得深思何謂正義......推薦哈佛大學Michael Sandel主持的課程 正義-一場思辯之旅,值得推薦大家看完本片後觀看這個影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黃增勳) 的頭像
T.S.(黃增勳)

TS的野獸派部落格

T.S.(黃增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